新闻中心

主页 > 产品中心 > 风雨人生稍纵即逝

风雨人生稍纵即逝

发布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7-04-21 15:32

 
 
 
 
 
记念老科长
       昨天惊悉敬爱的老科长去世,当我赶到灵棚前,看到了他慈祥的黑白照片。无论是荣辱得失,他老人家走了,七十五年的风雨人生稍纵即逝,脚步匆匆,他的美德没走,永驻我心,我会像他一样做人。
       记得89年我刚来财务科报到,进门的是一位目光慈善,微胖,中等身材,皮肤白净的中年人。科里的人介绍说:这是咱们许科长。我伸出手,他的手很温暖。他说:小李,你独自来泰山工作,就把我们当成你的亲人,有困难说话,向老同志学习。工作中,我虚心请教,节假日,他常常叫我到他家里吃饭,因为食堂也放假。我除了理论知识,实践经验很少。我也不争气,经常出错。
       后来我发现,科里的一男一女两个人很强势,互相配合,抵触老科长,我很奇怪,不知道为什么。后来我发现,女的有后台,在科里飞扬跋扈,老公在区检察院,她想把老科长挤走,自己想被扶正,那个男的还想当副科长。我和阿梅在科里最年轻,喜欢听老科长的工作安排,这样就引火烧身,这狗男女有时就找我们的毛病,以达到攻击老科长的目的。那时我很困惑,职位就这么重要吗?
       可厂长书记非常信任老科长的行事和人品,无论开厂长办公会还是资金调度会,都与老科长协商。老科长在科里也忍辱负重,常常说邪不压正,小李,你多学业务,这是硬功夫。每一次遇到要账的个人,他都想办法给人家一些,不让人家希望而来,失望而归。我结婚那天,老科长全盘规划,还穿西服扎领带为我主持婚礼,妈妈和姐姐说老科长真好。女副科长看争权无望,通过关系调到了有肥水的市拆迁办。不到一年她老公得了肝癌,据说公款吃喝坑的,其实这个社会没有人坑你,都是自己在挖坑,有一天我在街上见到她推个旧自行车,愁容满面,我没有搭话,据说依然孑然一身。人善人欺天不欺,人恶欺人天难饶。那个想争副科长的男的得了脑血栓却栓了舌头,有一天我给儿子买早餐,见他在我们小区门口溜达,我打招呼,他呜哩哇啦说日语,我摆手告辞。
      老科长93年退休,我们为他送行,他从不喝酒,那天喝了一点,脸就红了,眼里噙着泪,他留恋我们,我们也牵挂他,全厂的人为他的退休惋惜。老科长在工作中对内对外都非常热情友善,是位德高望重的人。老科长文化不高,但勤奋学习,在月初月底和年底的加班中,他总是冲锋在前,有时晚了,他让我们走,他挑灯夜战,每一次账簿平不起来,都是他火眼金睛。他的勤学敬业深深影响了我,他给我传授了很多专业知识,我的今天有他的影子。他的证书就有几十本,几十篇财务论文在杂志上发表。同事说半年前还在公交车上看到他健康的身体和慈善的面容,他还说在给会计师事务所服务,在家呆不住。我也认为他是乐观豁达的人,会健康长寿。我还和儿子说:等他高考完去老科长家拜访,表达我的感激之情。人,不管活多大岁数,没有害过别人,这一生就值了,老科长就是这样的人。
      老科长,您安息吧,在天堂,上帝也会保佑您平平安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