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主页 > 在线订购 > 我可以一路开心到底都不换季

我可以一路开心到底都不换季

发布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7-03-28 16:53

 
那些花儿《二》 
 
 
     无法否认我们都成熟了,余秋雨老人家说过:“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、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乐、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、一种终于停止向四周申诉求告的大气、一种不理会喧闹的微笑、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泊、一种无须声张的厚实、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。
     不会忘记我曾是带着一种怎样的心情来黄科大的,曾经的期待和幻想到仿佛还存在着,但是不得不承认那些东西已经无奈的荡然无存了,可是我不难过。
 
      去年夏天我经历了难忘的军训,在军训中,我突然看到娃娃从靠近我们队旁的路边经过,或许是我看到老同学太过激动、也或许是我太想家了,眼泪竟然哗哗的流出来了。后来我见了他好几次,每次看到他就觉得他身上失去了高中时的阳光,仿佛变得沧桑憔悴了许多,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,或许也能猜测出一二。当我问起他的生活时,他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,他的生活不是积极的,说消极似乎也不合适。几年前我就把他当做好朋友,或许我只是他朋友中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朋友,但是我却把他当做很好很好的朋友,非同一般的好朋友。每次见到他我都会很开心,但是也有点小失落,总觉得他的生活应该有更多阳光与激情。现在我想他的生活应该有改变了,他有了女朋友,她应该会带给他更多的快乐。祝福他们。
我可以一路开心到底都不换季
      前几天,得知我哥也有了女朋友,很开心很开心。我总认为得我哥应该很早就会谈恋爱的,喜欢他的女孩子也不少,可是他没有。今年暑假在北京时我问了他几次,他那时和那个女孩还未拍托,他说那个女孩长相一般,但是人品特好。我玩笑地说了一句“她的长相有没有我好看”,我哥无奈的说了句“她要是有你好看,我早就同意了”,虽然他说的很虚伪,但是真的把我乐坏了。我给我哥说看一个女孩一定要特别注意她的人品与性格,人品要是不行,就是天仙也不能和她在一起。我哥说如果娶了一个外貌美如花,内心丑陋的人,生活不会幸福。我听了他说的话还感叹了一句“原来你也开窍呀!”我还大力怂恿我哥赶快答应和她成为情侣,我哥让我和我妹看了那个女孩的照片,我一看就拍着桌子连续大声说了几句:“哥,就她了!”。祝福我哥哥。我是几天前的晚上知道这个消息的,我当时激动的睡不着觉,后来好不容易睡着了,却做了个梦,我梦到我回到了小时候,梦到了哥哥、妹妹、堂哥志伟,梦到了志峰、凤丽、凤灵、堂弟志华、也梦到了分分,我们几个在一起说笑,我们一起回到了我们曾经的小学,可笑的是我问了堂哥和小分一句:“你俩在一起了吗?”梦中我看到的是小分在点头,听到的是堂哥说的“是”。后来我醒了,我细细的回味这个梦,多么美好啊,我那群童年中的可人儿,我真的希望自己可以不醒过来。梦毕竟是梦,现实中堂哥没有和小分在一起,他们各自有了自己的婚姻,堂哥已有了女儿,小分远嫁吉林,凤丽远嫁安徽,志峰的二子有一岁了,而凤灵在今年夏天死于白血症。想着想着我的泪就掉下来了,我清楚地明白我们几个再也不可能完完整整的聚在一起了。我时常会想他们,很想很想。我连续听了几遍周杰伦的那首“时光机”,就像那歌词“那童年的希望像时光机,我可以一路开心到底都不换季”。希望他们都会幸福。
 
      我有很多堂哥表哥,但众多哥哥中,除了亲哥哥,我最喜欢的就是志伟哥哥,他很善良,很懂事,很孝敬长辈,并且对我们是实实在在的亲。他从小学是就深深的喜欢小分,一直喜欢了将近十年,小分是我童年最好的朋友。初二时我和堂哥、堂弟分到了一班,堂弟是我的良师益友,学习特别好,我总是向他问问题。堂哥在学校是不爱学习型的,和小混混在一起。记得那个冬天,很冷,我们都在教室里,我说我想下楼买一本智慧背囊,就是太冷了,我的话被堂哥听到了,他说刚刚他上楼时看到只剩一本,正好秦修培也说要去买,堂哥电一般的跑到楼下,为我买了下来,那是的天气真的很冷可是他的却满头大汗,他激动地把书给了我,说:"幸好比秦修培快了一步,否则就没书了”。我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,初二的下学期,堂哥退学了,他退学时我们不知道,那是一个周六的下午,他表情似乎很沉重,他来到我家问我要我们小学的毕业照和分分的照片,我没有给他,我认为分分不会同意我把照片给他。第二天我才得知堂哥去了北京,我当时后悔极了。后来堂哥给我寄了一封信,那时我们都没有手机,都是寄信,他向我询问小分的状况,那是小分也不上学去了广州,我把她得地址和联系方式给了堂哥。08年时很意外接到分分电话,她说她来北京了,我当时在北京度假,分分说要找我,我到约好的地点接她时,令我大吃一惊,我看到我堂哥随她一同来找我,很高兴很激动,我们三个一块玩了两天,后来小分要回上海,我和堂哥到西客站送她。她也心动过,可是当时他们各自都已订婚,无法摆脱家人的反对,她没有接受堂哥的追求。她走进站里的那一刻堂哥哭了,哭的很伤心,一个强悍乐观幽默的大男孩竟然哭了,那一刻我才正真理解什么是真正爱一个人。
 
    前几天我也听朋友说小七从上海回来了,偶尔还会提到他,之前我和李磊聊到了他,我说小七现在应该很幸福,我也为他感到高兴,李磊摇摇头说他过的并不是太好,听了李累的话,我有点难过,说不出的难过。事事变化太快,谁会想到来年陌生的曾是最亲的某某。愿他们过的好吧。